济南:噪音扰民、占道经营 街头艺人该何去何从?

2019-12-31 09:49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阅读 (38630) 扫描到手机

“济南繁荣夜经济,街头文化的作用不容忽视。”但眼下,横在张稳修等街头艺人前面的有两大难题——噪音扰民与占道经营,“两个问题可以合二为一,街头文化需要一个合法舞台。”

为难:一开音响就超70分贝,一关路人便听不清

  一听“70分贝”这个字眼,如今张稳修就有点犯怵。因为街头演唱时,每每遇到城市管理者们,他都会被告知自己声音超过“70分贝”,属于“噪音扰民”。

  根据国家规定,城市噪声标准分为5类,其中0类昼间—夜间50—40分贝;1类昼间—夜间55—45分贝;2类昼间—夜间60—50分贝;3类昼间—夜间65—55分贝;4类昼间—夜间70—55分贝。

  “70分贝”对于张稳修等街头艺人们来说,是一道槛。根据规定,居民住宅等场所属于“噪声敏感建筑物”,居民小区等属于“噪声敏感建筑物集中区域”。按此标准,70分贝的上限对于张稳修等街头艺人们来说,仍属于相对宽容的上限,因为他们的活动区域往往都距离居民小区不远。

  但歌声超过70分贝究竟算不算扰民,张稳修有自己的看法。“两人之间的大声说话,都有可能超过70分贝。”为了不超过70分贝,张稳修也曾试过唱歌不摆放音响设备,但他感觉“如同上战场却没配枪,怎么去打仗?”

  “不插音响设备,我也可以唱,可路人根本听不清,街头唱歌也就失去了本来意义。”23日晚,张稳修不插音响设备唱了一首歌。在距离其1.5米的范围内,记者尚能听清楚,但超过范围之后,过往行人的聊天声、车水马龙声已盖过了他的歌声。

  观赏过其多次街头演出后,记者发现:路人听众们,往往都是站在距离张稳修四米开外听歌。这也就意味着,张稳修的街头演出如果要有效果,吸引到人气,其歌声必须要辐射到以自己为圆心、半径至少四米的空间范围;而且,该空间还是一个原本嘈杂的街头。可想而知,如果不借用音响设备,难以实现演出效果。

生存:提供场所却不让收钱,宁愿在街头“打游击”

  噪音问题即便解决了,“张稳修”们还面临着“占道经营”的问题。街头艺人唱歌,路人驻足听歌,根据他们的演出所获得的感受、体验,来决定自己是否要给一定的钱财。张稳修吉他箱里散乱的纸币证明了这一点——从一块、五块、十块再到二十、五十,面值不一,听众体验不一。

  如此方式,古已有之,但随着城市管理的加强,张稳修的谋生方式已被定性为“占道经营”。可想而知,遭到驱赶是必然之事。

  既然街头唱歌既“噪音扰民”,又“占道经营”,那室内唱歌呢?张稳修曾先后接到几家大型商场管理运营方的邀请,表示可以为其提供场所地方,以求通过张稳修来提升商场人气。

  不过张稳修却一一回绝,“能提供场所是一件好事,可这些商场都不给费用,也不让我摆吉他箱收钱。”张稳修坦言,街头演艺虽然带来成就感,而现实的生存压力则是让艺人们能够持续走上街头的最大动力。

  “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还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场所。我们有艺术特长,缺的只是一个合法舞台。”张稳修听说,上海、成都等城市对街头艺人都有专门的规范化管理,街头艺人通过考核持证上岗,并在划定的区域可以进行街头表演,他希望济南也能尽快落地类似政策,可以光明正大地唱歌。

  曾经,抖音上宽厚里唱歌的连音社、济南三宝等街头艺人的视频,点亮了济南的夜经济,带火了济南这座城市,不少外地游客甚至特意来济南体验这独特的街头文化。而近日,记者来到泉城广场、宽厚里街区一带,街头歌手们已难觅踪迹。即便张稳修,也是夜晚九点半之后才会出现。而且,为防驱逐,他也并不会固定某个时间段、固定某个场所,只能“碰运气”似的出现在某个街头唱两三个小时。

  “整治是好事,但街头艺术也是一种城市文化,对于繁荣夜经济,他们也做出了贡献。”山东大学学生小美此前每逢周末都会去泉城广场一带听街头艺人唱歌,如今她已鲜去。“一个街区如果光是吃吃喝喝的商店,去几次也就没啥意思了。”

想得到一纸证明

  曾经随便就能在市区找一路口摆摊开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没有合适的街头演出场所让“张稳修”们一展歌喉。

  2018年3月,济南公布《关于加强社会生活噪声治理的通告》。通告中规定:严禁在街道、广场、公园等公共场所组织娱乐、集会等活动中使用音量过大、可能产生干扰周围生活环境的家用电器、乐器及其他音响器材。这一条款让街头艺人们的事业遭遇危机。

  去年因噪音整治行动,张稳修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会换个街头。先是从“老本营”泉城广场转移至泉城路,随后又转至老商埠街头。可每到一个街头,他都会因“扰民”而被驱逐。

  街头演出多年,经历无数次驱逐,凡是繁华路段的地域管辖归属,张稳修都了如指掌。只有这样他才能“打游击”——从一个街头转到另一个街头,便可以能继续自己的事业。但去年的噪声整治行动让他感觉到了城市管理者“动了真格”——多个街头艺人们常年聚集路段、几乎不管任何时间段都会见到管理者的身影。

  见此,张稳修“消停”了一阵子,不再上街演出。“万象城、老商埠、各大夜市都考察过。”只要理发店不忙,张稳修还是会上街,寻找合适的地方。2019年4月,经过与百花洲管理方的协调,张稳修每晚在百花洲演出。但不到三个月,他却又遭到了城管、公安部门的拜访,原因还是“噪音扰民”。

  “这并不是第一次。”张稳修此前也得到过融汇老商品物业管理方的同意,但最后也是因为“扰民”而被迫离开。这让张稳修意识到“仅仅得到了广场管理部门的认可,并为他开具了相关的证书文件”这种做法远远不够,只有得到政府部门的认可才能“一劳永逸”,他萌生了“能不能向政府部门申请合法演艺的经营执照”的念头。

  为此,张稳修曾几次三番跑到城管、公安局、派出所等部门,询问相关事宜,“每次都跟我说济南市还没有这种执照,暂时不让我去街头唱歌。”

类别:街头艺人分三种类型,事业发展型占大多数

  根据此前调查,基于街头艺人演出水平与目的,济南市街头艺人可分为求生型、事业发展型、爱好型三种。

  求生型,靠演出赚钱维持基本的生活;事业发展型,是指那些有艺术梦想或者有艺术才华的人,将街头表演的形式作为人生的事业追求以此实现人生价值,也就是我们大众常讲的“街头歌手”;至于爱好型,则是指那些年龄较大的具有一定艺术水平,但并不以街头演出获取经济收入的人群,其目的就是打发时间、休闲娱乐,而这类群体往往很少。

  生存型艺人占大部分,不少市民在泉城路、泉城广场一带都曾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不过随着城市管理的加强,类似艺人逐渐由城区向城郊一带转移。

  这部分艺人家庭经济收入不高而且大都是残疾人。无论是设备还是演唱等各方面,这些“表演者”都让人不敢恭维,更有甚者根本就是直接播放原唱音频,自己跟着哼两声,有的干脆一声都不唱了,全然放着扩音喇叭。“演出”与“卖惨、乞讨”的界线在他们身上十分模糊。

  而事业发展型的街头艺人,他们普遍处于青壮年时期且无残疾缺陷,并且其购买的乐器等器材齐全,其表演水平、人气粉丝效应、演出收入都优于求生型艺人。张稳修的“风组合”便是如此。

  街头唱歌二十年,收获大批粉丝,让张稳修“风组合”乐队倍感欣慰。但并非所有的市民都认同这种方式——“有些唱得太难听了,尤其是那些一边唱一边乞讨的。”“谁愿意大晚上睡觉的时候,耳边还传来阵阵歌声?那时候再好听的歌,也成了噪音”……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杰

返回半岛网首页>>
开火车送彩金 送彩金论坛 送彩金的真人娱乐 下载就送彩金的平台 什么平台送彩金的 免费送彩金棋牌游戏 送彩金棋牌网站 送彩金棋牌网站 彩票大赢家 论坛跳槽送彩金